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死亡與完整

死亡與完整
大約的整理一下最近看過的,大受感動(或說是很單純的讓我大哭)的電影。
基本上,我發現他們可以分成幾個類型。

1.《明日的記憶》與《日本沉沒》-現實的殘酷與生命的不可掌握,由於某些迫不得已的失去與自己的生命有些連結,因此感觸特別深刻。

2.《瓦力》與《海角七號》-相遇相知的可貴,把握相愛的機會,不過這是屬於娛樂性比較高的部份,感動稍微淡薄點。

3.《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羊男的迷宮》、《靈異孤兒院》-以生命為代價,換取最美麗的夢境。

這樣區分電影類型,一定有很多疏漏。但在此我只想說明我在電影中看到的某些寓意,因此並不詳細探討。

其中我最喜歡的,是第三個類型--以死亡完整的生命意義
《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羊男的迷宮》、《靈異孤兒院》這三部電影(其中有兩部出於同一個導演的手筆)不約而同的以女主角的死亡與夢境作為電影的終結。這並不是代表我特別喜歡死亡,而是我總相信,要看到最美的影像,得到最美的結果,必須付出一些代價、一些犧牲。
三部電影中的女主角,或堅強或軟弱,他們對自己的生命都有著一定的執著。

在《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裡,松子抱著對童話中的幸福生活的憧憬,窮其一生,苦苦追尋。從兒時模仿丑角的表情開始,松子每一段人生經歷,每一種驅使行為的原動力,都是來自對「愛」的渴求。
只要不是孤單一個人,即使遍體鱗傷、墮入地獄深淵也無所謂。

《羊男的迷宮》中的奧菲莉亞生活在西班牙內戰的背景下,在烽火連天的殘酷中,她築起了一個小公主的幻想世界。在那裡 沒有痛苦、沒有謊言,只有溫暖與童心,以及一朵終於不再凋謝的玫瑰。

《靈異孤兒院》中的蘿拉,曾是一個天真爛漫的孤女,如今是成熟而充滿回饋之心的母親。她曾相信「彼得潘」與「夢幻島」,成年後,也希望建立一個充滿歡笑、永不老去的童話國度,成為孤兒們的避難所。

很多童話中,都建立起了一個奇妙的國度,隔絕現實的無情與殘酷,那裏只屬於純真又善良的人,並且──「永遠幸福快樂」。
已經記不清最後一次相信這些故事是什麼時候了。
我們都已經長大,太大了。
我們知道,”Neverland”只存在於虛構的故事中。
我們知道,再怎麼善良的仙杜瑞拉,都不可能會得到仙女幫助。
我們知道,再怎麼美麗的公主吃了毒蘋果後,都沒在讓英俊王子的親吻中甦醒。
我們知道,沒有什麼是能夠是「永遠」。
時間會凋零一切,歲月能磨歷生命。成長,不僅是生理的變化,更是心理的成熟。而這所謂的「成熟」,就是認清現實,而「現實」,就是我們所居住的世界。

在這三部電影中,以溫暖與歡樂的形象勾勒出彷彿是童話中才有的天堂,卻又以灰暗冷色的色調刻劃出現實的人世。擁有夢想的主角在不斷努力後,仍然敵不過現實的殘酷,最終如玫瑰般淒美的凋零……這樣色彩鮮明的對比,是為了突顯劇中人物的悲劇性,又或是要告訴觀眾「夢想」之遙遠不可及?

《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中,松子決定把握生命最後一道光時,卻意外遭到中輟少年攻擊,死於非命。在松子臨終前的彌留之際,她看到了一種朦朧卻溫暖的光。有首輕快的兒歌再度響起,記憶中家中的樓梯一路延伸,往天國的方向。在樓梯的盡頭,是一直愛著她的妹妹久美,頂著她親手剪的髮型向她伸出雙手,微笑著。

《羊男的迷宮》裡,奧菲莉亞不願犧牲初生的弟弟,而以自己的生命作為代價。就在奧菲莉亞的鮮血滴進深不見底的灰暗迷宮中時,莫西迪斯抱著她逐漸冰冷的軀體悲嘆小小生命的逝去,而奧菲莉亞的夢境,卻像一道金黃色的和煦陽光,擁抱她,將她迎入屬於她的地底王國。

《靈異孤兒院》發展到了最後,面對不再有希望的生命,蘿拉選擇了吞藥自殺。就在那一瞬間,她看到了多年前曾照亮孤兒院的燈塔再次亮起,愛子自她懷裡甦醒,帶領她迎向那些她曾熟悉的面孔。於是她像是童話中長大的溫蒂,面帶笑容一次次說起彼得潘與夢幻島的故事,永遠伴著孩子們駐留在時光靜止的美麗空間。

就實際的角度看來,這三部電影中的女主角就是鬥不過命運,悲慘的死在自己的天真中。什麼天堂、地底王國、夢幻島等,只不過是幼稚的,從童話故事中讀來的,不切實際的幻想。但另一個不可否認的事實是:三位女主角都擁有著真正良善、清的心靈,她們懷抱著「愛」與「夢想」生活著,最後,為了自己所執著的愛犧牲,以死亡完成無法達成的夢想。

在我看來,「為愛而活」、「為愛犧牲」並非悲慘,願意去愛,這便是一種神聖。所謂神聖,不該被憐憫,更不該被訕笑,而是該受仰望尊敬。也許在電影中,她們的生命終結以悲劇,但她們對於夢想的執著不會被忘記。而在死前他們所看到的影像,是真實也好,是幻境也罷,都能滿足受傷的靈魂,無所憾恨。


在《羊男的迷宮》的旁白中有一段話是這樣的:

「暗能夠生出光明、悲慘可以蘊藏美麗,而死亡將會帶來重生」

這樣一句話,彷彿概括了三部電影裡的最終義涵,將主角之死描寫得如此精準。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我們的 紅樹林故事

你說你曾騎了3小時的單車
照著旅遊書上的路線走
找到了一個地方
紅毛港遊憩區
長滿了海茄冬和水筆仔
然後你要帶我看看
看看這片美麗的紅樹林

沒有辦法和你單車同遊
我們和布魯托來個三人行
也是說不盡的愜意
到達目的地時已超過五點
太陽悄悄將腳步移往天際
燦爛地 在淺淺的河上灑滿了金輝

我們沒有浪費時間
拿起相機猛拍
就希望多紀錄起雙眼看不盡的美麗
河岸風光
隨著時間推移不斷變化的雲彩
在夕日中得閃耀的
你口中的
比人還高的一大片樹海
埋藏在林之間
曲折幽古的木製棧道
偶然間掠過天際的飛鳥
用鏡頭留下的除了眼前的美景
更有當下
相處的時光

不用問
我們的行程是否夠美麗
而要記得
我們擁有的此刻如此美好
緊緊握著你的雙手
走過一道又一道
我想著
即使現在身旁的樹林化作洶湧波濤
我也願淹沒在這
有你在身邊的
幸福潮水之中

老爹說新竹鳥不生蛋
學長說要儘早離開這終年刮風的鬼地方
而我
對我而言
有你相隨的風城永遠意盈溢
綻滿了昨天
今天
明天
明天的明天
我們一起笑著的 故事

我是

就這樣
又開始茫然了
看不見前方
看不見別人
也看不見自己
突如其來的失去了動力
走到夢的底端
像是機器耗盡了燃料
除了信手塗塗抹抹(對不起你了語導筆記)
也不懂自己還能做什麼

是因為聽到了轉學考
修教程的討論嗎

"我們的未來是什麼"
"我們的未來要做什麼"
"我們的未來要成就什麼"

以為已經決定好了未來的路
默默地唸完大學
默默地唸完研究所
默默地考個教師甄試
默默地和某個人牽手走完一生
或許在老時
跑到山中買塊地
歸園田居
平平安安
自在安樂
沒有什麼波濤
不起什麼風浪
這就會是所謂幸福

記得聽哥哥說過
不想活在別人的期待中
走在別人所期待的路上
成為別人所期待
自己應該成為了人

我的問題並不是這樣
所有的路都是我自己選的
選了自己想要的類組
(當初差點起了家庭戰爭)
進了自己想要的科系
修習自己想要的學程
加入自己想要的社團
認識自己想要的朋友
牽著自己想要的雙手
一切圓滿無憾
不該再有什麼期待
不該再有什麼抱怨
只要好好的繼續走下去
就能成就一個完美人生

眼前出現了那個野小孩
綁了兩根辮子
成天精力無窮的到處亂跑
或和比自己大的孩子吵架
或對長輩惡作劇
或追打班上男生追到廁所
大人都說
這哪像小女生啊

好多年前的我
我是那個野小孩

我有好多驚天動地的夢想

想變成拯救世界的女超人
想變成權統天下的女皇帝
想變成家喻戶曉的名歌手
想變成令人傾狂的名演員
想變成享譽國際的名畫家
想變成想變成想變成.........
想在有生之年創造些什麼
留下些什麼
讓百年千年以後的人
記住這樣的


不知道什麼時候停止了作夢
已經不能再夢了
只能隱隱約約的描繪著未來的地圖
漫無目的的晃蕩
向"前方"走去

人越老
活在世上越久
越容易跪在世界面前
向現實俯首稱臣

我是
我是我

我還是
我還是那個
那個
李盈穎
但我還是不是那個
撒野潑皮粗魯凶悍愛玩愛笑自主獨立的
愛作夢的野小孩

確定一樣的
從未改變的
我只剩下一副沒整形的皮肉骨血
一個沒有改過的名字

遇見與再見

人的一生 便是不斷的遇見 與再見.
今天笑著招招手 Say hello
明天也是笑著招招手 Say good-bye

你 妳 你 妳們
都只能路過
即使偶爾在這一站駐足
還是要有那一天
分道揚鑣
走向各自的未來

並不是難過
並不是可惜
因為這是世間的規則

我想要一個
專屬於我的人
陪我好久好久

你呢?
那個人能不能是你
我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

但願我們這次的遇見
可以永遠不必説再見

是你點亮了我的世界
於是我們在一起
能樂觀 能笑著面對每一天
如果問我 今天最大的願望是什麼?
那 一定是跟昨天.前天.大前天一樣
就是 身邊有你的陪伴
------------------------------

我們的世界 我們自己去妝點
一天.兩天.三四天
我們從浩然窗外 看見好藍好藍的天
嘴角.眼中 堆滿了笑容甜甜
因為我知道 我們將共有
兩個好大好美的校園
牽起手一起走過
歲歲年年


Powered by FC2 Blog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