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我們的 紅樹林故事

你說你曾騎了3小時的單車
照著旅遊書上的路線走
找到了一個地方
紅毛港遊憩區
長滿了海茄冬和水筆仔
然後你要帶我看看
看看這片美麗的紅樹林

沒有辦法和你單車同遊
我們和布魯托來個三人行
也是說不盡的愜意
到達目的地時已超過五點
太陽悄悄將腳步移往天際
燦爛地 在淺淺的河上灑滿了金輝

我們沒有浪費時間
拿起相機猛拍
就希望多紀錄起雙眼看不盡的美麗
河岸風光
隨著時間推移不斷變化的雲彩
在夕日中得閃耀的
你口中的
比人還高的一大片樹海
埋藏在林之間
曲折幽古的木製棧道
偶然間掠過天際的飛鳥
用鏡頭留下的除了眼前的美景
更有當下
相處的時光

不用問
我們的行程是否夠美麗
而要記得
我們擁有的此刻如此美好
緊緊握著你的雙手
走過一道又一道
我想著
即使現在身旁的樹林化作洶湧波濤
我也願淹沒在這
有你在身邊的
幸福潮水之中

老爹說新竹鳥不生蛋
學長說要儘早離開這終年刮風的鬼地方
而我
對我而言
有你相隨的風城永遠意盈溢
綻滿了昨天
今天
明天
明天的明天
我們一起笑著的 故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今天去看的那棟房子不錯吧?坪數雖然不大,卻比我們的舊家大多了。整體的感覺也很好!」「其實它好是好在周圍的環境,房子本身倒是不怎麼特別。」「在房子的附近都是公園地,每天早上都可以呼吸到很新鮮的空氣。假日嘛,就帶著孩子們騎騎腳踏車,繞著河岸走,享受一些悠時刻。」「聽起來很棒,價錢也還算合理啦……」已經有好幾個禮拜,爸媽幾乎把所有的空時間投注於選購新屋。幾個月前總是被扔置一旁的房屋廣告,現在被爸媽如獲至寶般的收了起來。東比較一家、西比較一家,比裝潢、比坪數、比價格、比週遭環境,一有了新目標,便立即及撥空前往勘查,滿心期待著要換一棟更大更新的好房子
我因為課業繁重,總是待在學校的圖書室或是補習班的自修教室,從未和爸媽一同出去看新房子,對於新家的認知也僅止於旁聽他們茶餘飯後的對話。從最近的對話聽來,爸媽好像找到了滿意的新房子了。不久後,我們便要舉家搬遷,搬到一個全新、漂亮又敞的環境。無論從哪方面來講,這都是一件令人興奮的事情吧?有了新家,不但有了更舒適敞的居住環境,還可以連帶的和滿屋子的蟑螂螞蟻蚊子蒼蠅說拜拜!(至少,新的家中暫時不會有那些不速之客搬入。如果注重衛生的話,乾淨清潔還可以維持更久……)
然而不知怎麼的,聽到爸媽興高采烈的討論新家的相關事宜,我的心情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只有一種不知如何形容的鬱悶自胸中悄悄點燃。十八年了,我在這家中生活、成長,已經過了十八個春夏秋冬。雜亂又狹小的窩陪伴我度過了所有的悲歡,包容著我的一切,默默地守候在我們一家人的身邊。而現在卻要揮揮手,一句「再見」,離開這熟悉的所在。
  進了家門,我沒有多說什麼。提起書包,一言不發的走進了自己的小房間。一眼望去,我的小窩還是一樣雜亂無章,懶得摺的被子和衣服雜亂的扔在床上;考卷、廢紙甚至是課本、參考書有些悲哀的倒在地上;牆上貼滿了我心愛的海報──親愛的Vitas、A-Rod和動漫人物佔據了整面稱不上雪白的牆;自己買的和別人送的絨毛娃娃隨處躺著,浴室中還飄來陣陣洗衣精的香味,看來昨晚打翻了沒有處理似乎不是個錯誤的選擇……這正是常被媽媽嫌棄「完全沒個女孩子應有的樣子,你這樣誰敢到我們家來啊!」的小窩,這屬於我的一切,毫不做作的構成了一幅我最熟悉的、混亂卻溫暖的圖畫,圍繞在我的四周,把整天在學校累積的壓力全吸了去。
我隨手抓了幾件東西起來,狂亂的又抱又親,心中滿滿是不捨。我知道,即使搬了新家,這些屬於我的東西我還是可以帶走,不必捨棄什麼。然而我心中放不下的卻是──那份帶不走的熟悉、自然的親切、隨性又溫暖。
一頭鑽進被窩,我半閉著眼看著天花板,伸出雙手,試圖攫住那種不具名的空虛。「在一起了好多年,我就要搬走了。那麼,你們會陪我走到哪裡呢……我親愛的小窩啊!」
稀稀落落的雨點打在鐵製的窗台上,像是試圖敲出某種旋律,滴滴答答的聲響時弱時輕。我懶洋洋的躺在床上,看著黃昏、微雨的窗外,銘黃色的光中有一種霧濛濛的灰,透過薄薄的窗簾,把整個房間染成了一片昏黃。我閉上眼,有些熟悉又陌生的聲響在耳畔響起,硬生生將我拉近記憶的漩渦中。
距離畢業典禮已經一個禮拜了,腦中卻還殘留著當時的感覺。是感傷?是不捨?或是滿心盼著美好的未來?一種似苦似甜、模糊不能辨別的滋味、絲絲纏繞。也許是有些不甘心吧?似乎才剛踏進高中校門不久,一紙畢業證書就要將我趕出校門。還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三年就像隻無頭蒼蠅般繞了幾圈。大大小小的考試佔有了我的生活,當我回過頭,已是要離開的時候,而那小小的校園,我竟似從未走遍。
「吾家有女初長成,一嫁就是九百人-」司儀的聲音在圍滿了紅色布幔的禮堂中響起,九百個黃花閨女,手中一人一罈女兒紅,正是出嫁時刻。該有片片鳳凰花瓣襯托離別之愁,然而同儕間似乎沒什麼人落淚,只有空氣間瀰漫著薄薄水氣。
「今年的鳳凰樹還是色的,就要畢業了呀!」我同其中一個新娘說。
「是啊!好快呀!三年就要過完了,不過我們還有一關要拼……唉!考生呦,苦命!哪像妳,基測和學測都一次OK,接下來可輕鬆了吧?」她說,撇了撇嘴。
「就只不過是…嫁得隨便點罷了,隨命運去玩吧!」我答道,也不知是不是真心話。
「哎呀…妳看!彩球吊上來了呀!」她叫著,大睜著眼注視著,一個大紅色的彩球被吊上了天花板,咻的一聲開了花,繽紛的碎紙片落了滿地。接著,一條長長的綵帶自打開的彩球展開。
「老娘我畢業了……這可真新潮!」驚奇的叫聲此起彼落,新娘們爭相唸出彩帶上的白色大字,為自己的三年做個見證。禮堂上亂成一團,新娘們相送、話別或拿起相機猛拍,為自己的三年做個見證。
「唉呀!畢業典禮這樣就結束啦?」她說,似乎有些失望。
「是呀,就這麼急著把我們嫁出去,嘿嘿!妳不用等我囉,我還有點是想做……」向幾個新娘揮揮手後,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收拾好行囊與不知從何說起的心情,步出禮堂。
灰濛濛的天空飄起了綿綿細雨,不一會兒又轉換成豆大的雨點,淅瀝嘩啦直落,毫不留情的打溼了當時的記憶。當時的、現在的、什麼時候的……我都快搞不清楚了……
倏地睜開眼,房內已從原本的昏黃轉為全然的灰暗。我懶洋洋的從床上站起,推開窗子。一股濕漉漉的涼風竄了進來,遙遠的天邊隱隱有雷聲輕吼。
「啊!雨又下大了!」我把雙手伸出窗外,感受水流在指間流竄那股奇異的冰涼。大雨瘋狂的演奏了幾分鐘的戲曲,又漸漸弱下。急至又急離,這陣大雨包覆了我三年的所有記憶,一股腦兒全帶了去。
今年的畢業季,自始自終是溼漉漉的;今年的鳳凰花,沒有開。


戊子梅竹三天賽程
就這樣轟轟烈烈結束了
又開始了七點起床
八點上課的 屬於學生的日子
然而坐在教室裡
老師的講課聲總被隔絕世外
腦袋裡還有什麼聲音轟隆作響
逼得人靜不下心
把幾近冷卻的血液再次燃起

那是一個強而有力的節奏
一個穿透時空的堅定名詞

清華大學!!!
清華大學!!!
清華大學!!!
清華大學!!!

沒有梗
不耍花樣
這樣的四個字對我們的意義
卻超越一切口號

還記得當初加入火力班的理由
就是為了嗆畢業35年
還對交大念茲在茲的老爸
在寒假訓練期開始時
也一直抱著玩玩的心態--
反正是校隊在比賽
我們這些啦啦隊
再怎麼吼也影響不了成敗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
我發現火力班
可以不只是叫囂的啦啦隊
可以不只是互嗆的嘴砲群
火力班
是梅竹賽中
帶著所有人
高聲喊出梅竹精神的指引

那些開火的日子
有意氣風發的示威
有低級玩鬧的扮裝(真的 沒有特別指什麼XD)
有鬥氣高昂的高吼
有奮戰不懈的呼喊
無論是輸是贏
我們的前頭
總有些人堅定的立著
班頭
總指揮
各訓練股
即使是大勢已去的低迷時刻
你們總讓快要放棄的人再次抬起頭

就要戰到最後一刻

謝謝火力班所有的leader
謝謝火力班所有的成員
開火的日子裡
大家一起高喊的口號
使我第一次清清楚楚的意識到
自己是清華大學的一份子

戊子梅竹
NTHU是NO.1也好
是NO.2也好
我們是
王 者 清 華



(最後一天唱校歌的時候,我還很得意的拉了完美高音.
我保證除了這三天,我每一個火力班的日子都是賣了命在喊,
到了結束前都還有聲音,這真是奇蹟中的奇蹟.
可惜奇蹟無法延續,梅竹一結束我就非常準確的失去了聲音.
八成是最後檢討會偷溜的報應................)


P.S. 我愛你--清華火力班每一個一起走過戊子梅竹的夥伴!!!!!




By 二班小冗員 吃菜不便便.

盯著螢幕好一會兒
距離上次的記事
也將近一個月了

不算短也不算長的日子
發生的故事卻已多得
說不完
記不下
填滿了每分每秒
溢出了記憶容量

搬了新家
回了高雄宣傳清大雄友會
見了親愛的學妹
見了親愛的四人幫
和你相約走過好長一段高雄路
過了個開心到不能再開心的年
打了個很冗卻拿到冠軍的大中盃
排了個莫名其妙的課表
過著莫名其妙的生活
然後
莫名其妙的
和你
走回最初的原點

早已不知道該怎麼形容
這樣莫名其妙的自己
莫名其妙的生活

一切的故事
想起了
想放聲大笑
歌頌自己的幸福
想放聲大哭
宣洩自己的失落

就這樣就這樣就這樣
不知從何說起的故事
無可形容的心情
回頭望
是片白霧茫茫
向前眺
亦同

Powered by FC2 Blog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