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我是

就這樣
又開始茫然了
看不見前方
看不見別人
也看不見自己
突如其來的失去了動力
走到夢的底端
像是機器耗盡了燃料
除了信手塗塗抹抹(對不起你了語導筆記)
也不懂自己還能做什麼

是因為聽到了轉學考
修教程的討論嗎

"我們的未來是什麼"
"我們的未來要做什麼"
"我們的未來要成就什麼"

以為已經決定好了未來的路
默默地唸完大學
默默地唸完研究所
默默地考個教師甄試
默默地和某個人牽手走完一生
或許在老時
跑到山中買塊地
歸園田居
平平安安
自在安樂
沒有什麼波濤
不起什麼風浪
這就會是所謂幸福

記得聽哥哥說過
不想活在別人的期待中
走在別人所期待的路上
成為別人所期待
自己應該成為了人

我的問題並不是這樣
所有的路都是我自己選的
選了自己想要的類組
(當初差點起了家庭戰爭)
進了自己想要的科系
修習自己想要的學程
加入自己想要的社團
認識自己想要的朋友
牽著自己想要的雙手
一切圓滿無憾
不該再有什麼期待
不該再有什麼抱怨
只要好好的繼續走下去
就能成就一個完美人生

眼前出現了那個野小孩
綁了兩根辮子
成天精力無窮的到處亂跑
或和比自己大的孩子吵架
或對長輩惡作劇
或追打班上男生追到廁所
大人都說
這哪像小女生啊

好多年前的我
我是那個野小孩

我有好多驚天動地的夢想

想變成拯救世界的女超人
想變成權統天下的女皇帝
想變成家喻戶曉的名歌手
想變成令人傾狂的名演員
想變成享譽國際的名畫家
想變成想變成想變成.........
想在有生之年創造些什麼
留下些什麼
讓百年千年以後的人
記住這樣的


不知道什麼時候停止了作夢
已經不能再夢了
只能隱隱約約的描繪著未來的地圖
漫無目的的晃蕩
向"前方"走去

人越老
活在世上越久
越容易跪在世界面前
向現實俯首稱臣

我是
我是我

我還是
我還是那個
那個
李盈穎
但我還是不是那個
撒野潑皮粗魯凶悍愛玩愛笑自主獨立的
愛作夢的野小孩

確定一樣的
從未改變的
我只剩下一副沒整形的皮肉骨血
一個沒有改過的名字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遇見與再見

人的一生 便是不斷的遇見 與再見.
今天笑著招招手 Say hello
明天也是笑著招招手 Say good-bye

你 妳 你 妳們
都只能路過
即使偶爾在這一站駐足
還是要有那一天
分道揚鑣
走向各自的未來

並不是難過
並不是可惜
因為這是世間的規則

我想要一個
專屬於我的人
陪我好久好久

你呢?
那個人能不能是你
我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

但願我們這次的遇見
可以永遠不必説再見

是你點亮了我的世界
於是我們在一起
能樂觀 能笑著面對每一天
如果問我 今天最大的願望是什麼?
那 一定是跟昨天.前天.大前天一樣
就是 身邊有你的陪伴
------------------------------

我們的世界 我們自己去妝點
一天.兩天.三四天
我們從浩然窗外 看見好藍好藍的天
嘴角.眼中 堆滿了笑容甜甜
因為我知道 我們將共有
兩個好大好美的校園
牽起手一起走過
歲歲年年

有關上一篇
請那個ASK不要表我噁心
喔你知道維力不擅長情話綿綿
為了押韻
所以只好把"纏綿"這種東西打下去

事實上
我差一點點把
而我又是為誰在風城"頭上長天線"
打出來

維力還是要嘴炮一點吼才是我啊
尤其(據傳)最近屁話很多
啊你們快點棄竹投梅吧

清華情歌

懷念那年夏天 清華園中 你的身影
是成功湖畔的 一朵美麗
也許明朝分離 清華園中 沒有了你
是美麗回憶中 一場唏噓
而我為誰傷悲 而我為誰憔悴
而我又是為誰在風城夜夜苦纏戀
只願為你沉醉 只願為你心碎
只願有天能與你相會在清華園



還記得第一次在雄友會的迎新聽到這首歌
之後就沒忘記過它的旋律
大概是歌詞十分容易琅琅上口吧
但我可從沒對這首歌有過特別的感情
覺得它就是首芭樂歌
因為簡單
於是代代流傳

直到你的出現
說起你的真心
説起你
喜歡聽這首歌
喜歡聽它
被我彈起唱起

那麼突然的愛上了這首歌

我不得不相信
不願不相信
你的溫暖
你的一字一句
即使這是個夢
也願意永永遠遠醉死在夢裡

如果能夠選擇
我不要是鎖住你的那把鑰匙
我要是你的收音機
是你的點唱機
是你的伴唱帶
唱我們的清華情歌
陪你唱過無數個春夏秋冬
屬於我們的春夏秋冬 



珍惜今年春天 清華園中 你的身影
是相思湖畔的 溫柔勇氣
決不明朝分離 清華園中 我有了你
是虛幻夢境中 真實心意
而我為誰陶醉 而我為誰高飛
而我又是為誰在風城夜夜訴依戀
只願為你纏綿 只願為你思念
只願每天能與你相會在清華園


Powered by FC2 Blog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