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Eversleeping

Eversleeping--- Xandria

Once I travelled 7 seas to find my love
And once I sang 700 songs
Well, maybe I still have to walk 7000 miles
Until I find the one that I belong

I will rest my head side by side
To the one that stays in the night
I will lose my breath in my last words of sorrow
And whatever comes will come soon
Dying I will pray to the moon
That there once will be a better tomorrow

Once I crossed 7 rivers to find my love
And once, for 7 years, I forgot my name
Well, if I have to I will die 7 deaths just to lie
In the arms of my eversleeping aim

I will rest my head side by side
To the one that stays in the night
I will lose my breath in my last words of sorrow
And whatever comes will come soon
Dying I will pray to the moon
That there once will be a better tomorrow (x2)

I dreamt last night that he came to me
He said: "My love, why do you cry?"
For now it won't be long any more
Until in my cold grave we will lie
Until in my cold grave we will lie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輕輕哪 聽風來唱歌

新竹
以食為天的美食家說 這裡是貢丸米粉的產地
遊遍天下的旅行者說 這裡是廟宇古蹟和山光海色的風景線
文采斐然的文人說 這裡是風的 竹塹歷史的故鄉
政治舞台上的嘴砲說 這裡是人文薈萃與尖端科技的交會點
課業繁重的青椒人說 這裡是宅宅輩出 美眉難見的無聊地所在

對你而言
新竹市怎麼樣的一個地方?

對我而言
新竹是我現在客居之地
四年的大學生涯甚至延畢研所消耗的更多年歲
我必有一段好長的時間流連於此

首次來到新竹
已是將近一年前的事了
為了申請而來
還記得那天空是灰色的
風中飄滿了雨的 草的氣味
我的故鄉
高雄也是吹風的
徘徊在愛河畔
海風挾著陣陣鹹味和濃郁的烤輪香撲面而來
(站在物理的觀點 我吹到的極可能是陸風)
也許還帶點魚腥味
和新竹的風有著截然不同的韻味
若用顏色來比喻的話
高雄的風是金褐色
新竹的風卻是種被水染過的
不太純粹的草色

現在在新竹待了半年
對這兒的印象
(或說是對清華的印象…一個沒錢沒車沒男人的女生其實離不了校門多遠的…)
是冷 是空 是靜
相對於高雄遼闊的海洋
熾熱的天氣
和如天氣一般熾熱的人情
新竹的屬性顯得如此冷調

新竹的作息時間很早
城市一到晚上十點
便像陷入了半休眠狀態
街燈一盞盞熄滅
鐵門一扇扇拉下
即使被稱為宵夜街的地方
仍顯得倦了 恨不得早點入睡

莫怪有人要說新竹此地無聊透頂 鳥不生蛋

若要我勉勉強強數出新竹那兒好玩?
好吧 就以清大為中心點出發
向東有科學園區
向西有南寮
向南有青草湖靈隱寺
向北有城隍廟迎曦門…
(我可是花了很多時間研究地圖+問人 如果還是搞錯方向的話 真的不能怪我啊啊啊啊…)
若非假日
我根本沒有機會往這些地方跑
(當然,即使是假日我也不會往這些地方跑)

只有一種模式能讓我真正融入這裡

喜歡在午後來到自在坊
點個甜湯甜點
翹一下午的課
享受所謂自在
吃完餐點
先踏上蝶園小徑再往後山走去
管它是兒童樂園新竹第一公墓
閉上雙眼輕哼起
只屬於自己的曲調
踏著一個人的曼波
在那個時候
感受到的是整片山林的力量
彷彿將自己的身子撕成紙花片片
沒有任何重量的
隨風散入這個世界的每個角落

居於新竹
無論是五年十年
我不是歸人
是個過客
有時仍會期待此地吹起的風
源自於百里外的故鄉
並為我帶來點海的鹹味

輕輕哪 聽風來唱歌
即使我知道她未曾路經高雄
她仍有種特別的意義
多年後叫人想起
風中一同笑著的
你 妳 你 妳 你


新竹風
詞:林良哲 曲:陳明章

新竹風 新竹風...
輕輕哪聽風來唱歌, 一步一步走入竹塹城。
遠遠的十八尖山, 深情的南寮漁港 住在這, 有風來作伴。
一畷一畷一畷的米粉絲, 日頭照到春風微微。
城隍廟邊, 燒燒ㄟ貢丸香味, 透早到盈暗, 一年過一年。

汝敢知影, 阮這有風?汝敢知影, 人人在講?
吹動青春的日子較感動, 是阮這, 一陣陣的新竹風。

輕輕的聽風來唱歌, 一步一步走入竹塹城, 遠遠的十八尖山, 深情的南寮漁港。
住在這, 有風來作伴。
住在這, 有汝來作伴。
離開這兒已有一段日子。
隨性地挑個黃昏,漫踱著步伐走回了此地。愛河畔的大街上,橙黃色的夕陽斜斜的照在著建築物的窗戶上,反射出一片帶點懷舊味道的光芒。空氣中,海風挾著陣陣鹹味和濃郁的烤輪香撲面而來,也許還帶點腥味。「冰館」,一個不怎麼起眼、陳舊的白色招牌隨著風微微晃著,煽起我味蕾的記憶。
我快速的走進小小的店面裡。
「嗨!阿姨!」我向老闆娘招了招手。
「妳回來啦!好久不見!」老闆娘也熱情的打招呼,同時手也沒空下來,一匙匙把材料往透明的塑膠杯裡舀,倒入煮好的茶品,快速的搖晃了幾下。一眼望去,只見桌上已擺了好幾杯飲料,各式各樣,沒一杯相同。
「哇噢!這個是…」我順手拿了一杯起來。
「葡萄柚半糖少冰加珍珠鴉片…妳們學妹訂的!」老闆娘隨口答道。
「還真的只要有材料就做的出來呢!」我笑說。
「幸好她沒說要加阿華田…」老闆娘也笑了。「妳今天要點些什麼?」
「一樣…八寶加煉乳,不要珍珠,紅豆多一點!」我拉開木製的長板凳,一屁股坐下。
「OK~稍等一下吧!」老闆娘放下了手中的塑膠杯,轉頭往冰箱去。很快的,一塊晶瑩剔透的大冰塊被架上了機器,隨著把手的轉動飄下雪花片片,連帶把整個夏天的暑氣全吸了去。
「來到冰館,就是要吃冰的嘛!」我將做好的八寶冰端回自己桌上,舀起細碎的透明結晶,底下是淋上糖水的紅豆、豆、薏仁、仙草、愛玉……一口咬下,又冰又甜,又綿密又Q軟,十足複雜的口感吃在嘴裡,甜在心底。還記得三年前第一次點了「冰館」的八寶冰,我便沒再吃過別種冰品了。往後的時光,我動輒來此覓食,被同學們罵「不吃正餐」、「甜食垃圾」也無所謂。
「唉呀!我忘了老板的烤輪了!」冰還沒吃完,我突然想起什麼似的叫了起來。
「下次再吃啊?」老闆從外頭走了進來,同樣是滿臉笑容。
「我現在點一支好了!要烤焦一點…去了新竹就吃不到了!」周遭烤輪的香氣越來越濃,我拿著鐵湯匙攪了攪八寶冰殘留的糖水,心中努力的計畫著,要把這所有的一切──愛河畔、冰館、輪香,全珍藏進高中的記憶寶盒。
「以後有空要常回來哦!」接過烤好的輪,老闆這麼對我說。
「嗯,一定!」我答道。看著外頭,天空似乎比剛才黯淡了些;海風又吹得更使勁了。
「今天去看的那棟房子不錯吧?坪數雖然不大,卻比我們的舊家大多了。整體的感覺也很好!」「其實它好是好在周圍的環境,房子本身倒是不怎麼特別。」「在房子的附近都是公園地,每天早上都可以呼吸到很新鮮的空氣。假日嘛,就帶著孩子們騎騎腳踏車,繞著河岸走,享受一些悠時刻。」「聽起來很棒,價錢也還算合理啦……」已經有好幾個禮拜,爸媽幾乎把所有的空時間投注於選購新屋。幾個月前總是被扔置一旁的房屋廣告,現在被爸媽如獲至寶般的收了起來。東比較一家、西比較一家,比裝潢、比坪數、比價格、比週遭環境,一有了新目標,便立即及撥空前往勘查,滿心期待著要換一棟更大更新的好房子
我因為課業繁重,總是待在學校的圖書室或是補習班的自修教室,從未和爸媽一同出去看新房子,對於新家的認知也僅止於旁聽他們茶餘飯後的對話。從最近的對話聽來,爸媽好像找到了滿意的新房子了。不久後,我們便要舉家搬遷,搬到一個全新、漂亮又敞的環境。無論從哪方面來講,這都是一件令人興奮的事情吧?有了新家,不但有了更舒適敞的居住環境,還可以連帶的和滿屋子的蟑螂螞蟻蚊子蒼蠅說拜拜!(至少,新的家中暫時不會有那些不速之客搬入。如果注重衛生的話,乾淨清潔還可以維持更久……)
然而不知怎麼的,聽到爸媽興高采烈的討論新家的相關事宜,我的心情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只有一種不知如何形容的鬱悶自胸中悄悄點燃。十八年了,我在這家中生活、成長,已經過了十八個春夏秋冬。雜亂又狹小的窩陪伴我度過了所有的悲歡,包容著我的一切,默默地守候在我們一家人的身邊。而現在卻要揮揮手,一句「再見」,離開這熟悉的所在。
  進了家門,我沒有多說什麼。提起書包,一言不發的走進了自己的小房間。一眼望去,我的小窩還是一樣雜亂無章,懶得摺的被子和衣服雜亂的扔在床上;考卷、廢紙甚至是課本、參考書有些悲哀的倒在地上;牆上貼滿了我心愛的海報──親愛的Vitas、A-Rod和動漫人物佔據了整面稱不上雪白的牆;自己買的和別人送的絨毛娃娃隨處躺著,浴室中還飄來陣陣洗衣精的香味,看來昨晚打翻了沒有處理似乎不是個錯誤的選擇……這正是常被媽媽嫌棄「完全沒個女孩子應有的樣子,你這樣誰敢到我們家來啊!」的小窩,這屬於我的一切,毫不做作的構成了一幅我最熟悉的、混亂卻溫暖的圖畫,圍繞在我的四周,把整天在學校累積的壓力全吸了去。
我隨手抓了幾件東西起來,狂亂的又抱又親,心中滿滿是不捨。我知道,即使搬了新家,這些屬於我的東西我還是可以帶走,不必捨棄什麼。然而我心中放不下的卻是──那份帶不走的熟悉、自然的親切、隨性又溫暖。
一頭鑽進被窩,我半閉著眼看著天花板,伸出雙手,試圖攫住那種不具名的空虛。「在一起了好多年,我就要搬走了。那麼,你們會陪我走到哪裡呢……我親愛的小窩啊!」
稀稀落落的雨點打在鐵製的窗台上,像是試圖敲出某種旋律,滴滴答答的聲響時弱時輕。我懶洋洋的躺在床上,看著黃昏、微雨的窗外,銘黃色的光中有一種霧濛濛的灰,透過薄薄的窗簾,把整個房間染成了一片昏黃。我閉上眼,有些熟悉又陌生的聲響在耳畔響起,硬生生將我拉近記憶的漩渦中。
距離畢業典禮已經一個禮拜了,腦中卻還殘留著當時的感覺。是感傷?是不捨?或是滿心盼著美好的未來?一種似苦似甜、模糊不能辨別的滋味、絲絲纏繞。也許是有些不甘心吧?似乎才剛踏進高中校門不久,一紙畢業證書就要將我趕出校門。還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三年就像隻無頭蒼蠅般繞了幾圈。大大小小的考試佔有了我的生活,當我回過頭,已是要離開的時候,而那小小的校園,我竟似從未走遍。
「吾家有女初長成,一嫁就是九百人-」司儀的聲音在圍滿了紅色布幔的禮堂中響起,九百個黃花閨女,手中一人一罈女兒紅,正是出嫁時刻。該有片片鳳凰花瓣襯托離別之愁,然而同儕間似乎沒什麼人落淚,只有空氣間瀰漫著薄薄水氣。
「今年的鳳凰樹還是色的,就要畢業了呀!」我同其中一個新娘說。
「是啊!好快呀!三年就要過完了,不過我們還有一關要拼……唉!考生呦,苦命!哪像妳,基測和學測都一次OK,接下來可輕鬆了吧?」她說,撇了撇嘴。
「就只不過是…嫁得隨便點罷了,隨命運去玩吧!」我答道,也不知是不是真心話。
「哎呀…妳看!彩球吊上來了呀!」她叫著,大睜著眼注視著,一個大紅色的彩球被吊上了天花板,咻的一聲開了花,繽紛的碎紙片落了滿地。接著,一條長長的綵帶自打開的彩球展開。
「老娘我畢業了……這可真新潮!」驚奇的叫聲此起彼落,新娘們爭相唸出彩帶上的白色大字,為自己的三年做個見證。禮堂上亂成一團,新娘們相送、話別或拿起相機猛拍,為自己的三年做個見證。
「唉呀!畢業典禮這樣就結束啦?」她說,似乎有些失望。
「是呀,就這麼急著把我們嫁出去,嘿嘿!妳不用等我囉,我還有點是想做……」向幾個新娘揮揮手後,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收拾好行囊與不知從何說起的心情,步出禮堂。
灰濛濛的天空飄起了綿綿細雨,不一會兒又轉換成豆大的雨點,淅瀝嘩啦直落,毫不留情的打溼了當時的記憶。當時的、現在的、什麼時候的……我都快搞不清楚了……
倏地睜開眼,房內已從原本的昏黃轉為全然的灰暗。我懶洋洋的從床上站起,推開窗子。一股濕漉漉的涼風竄了進來,遙遠的天邊隱隱有雷聲輕吼。
「啊!雨又下大了!」我把雙手伸出窗外,感受水流在指間流竄那股奇異的冰涼。大雨瘋狂的演奏了幾分鐘的戲曲,又漸漸弱下。急至又急離,這陣大雨包覆了我三年的所有記憶,一股腦兒全帶了去。
今年的畢業季,自始自終是溼漉漉的;今年的鳳凰花,沒有開。


戊子梅竹三天賽程
就這樣轟轟烈烈結束了
又開始了七點起床
八點上課的 屬於學生的日子
然而坐在教室裡
老師的講課聲總被隔絕世外
腦袋裡還有什麼聲音轟隆作響
逼得人靜不下心
把幾近冷卻的血液再次燃起

那是一個強而有力的節奏
一個穿透時空的堅定名詞

清華大學!!!
清華大學!!!
清華大學!!!
清華大學!!!

沒有梗
不耍花樣
這樣的四個字對我們的意義
卻超越一切口號

還記得當初加入火力班的理由
就是為了嗆畢業35年
還對交大念茲在茲的老爸
在寒假訓練期開始時
也一直抱著玩玩的心態--
反正是校隊在比賽
我們這些啦啦隊
再怎麼吼也影響不了成敗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
我發現火力班
可以不只是叫囂的啦啦隊
可以不只是互嗆的嘴砲群
火力班
是梅竹賽中
帶著所有人
高聲喊出梅竹精神的指引

那些開火的日子
有意氣風發的示威
有低級玩鬧的扮裝(真的 沒有特別指什麼XD)
有鬥氣高昂的高吼
有奮戰不懈的呼喊
無論是輸是贏
我們的前頭
總有些人堅定的立著
班頭
總指揮
各訓練股
即使是大勢已去的低迷時刻
你們總讓快要放棄的人再次抬起頭

就要戰到最後一刻

謝謝火力班所有的leader
謝謝火力班所有的成員
開火的日子裡
大家一起高喊的口號
使我第一次清清楚楚的意識到
自己是清華大學的一份子

戊子梅竹
NTHU是NO.1也好
是NO.2也好
我們是
王 者 清 華



(最後一天唱校歌的時候,我還很得意的拉了完美高音.
我保證除了這三天,我每一個火力班的日子都是賣了命在喊,
到了結束前都還有聲音,這真是奇蹟中的奇蹟.
可惜奇蹟無法延續,梅竹一結束我就非常準確的失去了聲音.
八成是最後檢討會偷溜的報應................)


P.S. 我愛你--清華火力班每一個一起走過戊子梅竹的夥伴!!!!!




By 二班小冗員 吃菜不便便.

Powered by FC2 Blog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