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老爸的故事

「喔…是大眼睛。」
看似淡然的一句回答,老爸卻刻意的將頭別了過去,不讓眼神和我們有所交會。
「哦哦!她是你的誰啊?」
我們興奮的追問,指著照片上和老爸合照的陌生女孩,像是掌握了什麼犯罪證據,逼著老爸解釋。
「以前認識的啦….師大的女生。」老爸轉過頭答道,有些不情願。
「只是認識而已嗎?不像喔!她看著你的眼神好深情喔!」
依照李家三個小鬼的原則,「探八卦」這檔事,就要像偵探辦案。一點蛛絲馬跡都不能放過,同時,打破沙鍋不勝其煩問到底的精神也相當重要。
「哪有深情啊!沒吧…呃…好吧!她以前喜歡過我…不過我們沒交往過啦,真的沒有……」
聽出平時辯才無礙的老爸講到這裡竟有點結巴,我們意識到,這段回憶對老爸的重量必是不輕。
比平時音調還低的聲音,我們聽見老爸娓娓述出多年前的一段故事。然後我們才知道,被親友們稱作「新好男人」的老爸,有著那樣一段過去……

老爸是個身材矮小的男人(不是我在說,我肯定一般人的眼中他絕對很矮小)。 然而在他就讀交大時,有個女孩用全心愛著他。
女孩身高只有150初頭,外形不算出色,一雙靈秀的大眼睛在她小小的臉蛋上卻相當引人注目。不笑時也許常與空間背景融為一體,笑起來卻十分甜美可愛,像是能把自己歡樂傳遞給眾人一般。
在幾次「交師聯誼」中,女孩和老爸相識了。他都管她叫「大眼睛」,這綽號自然是取自她的外表。
一開始,老爸當她是要好的朋友,和她有過不少開心的對話。
她告訴老爸她喜歡吹風,因為站在風中時能隱約感受到世界的流動,張開緊握的雙拳,便能把掌心的溫度傳遞到遠方,溫暖了思念的心。
然而就在認識沒幾個月後,大眼睛向老爸表白了。在一個黃昏守在他教室外頭,等他到報告做完時,天色已昏暗。
那天晚上新竹的風很大,老爸說。事實上,新竹的風一直都是這麼大。

老爸說她是個好女孩,溫和又開朗,對他更是體貼的不得了。
他曾經認真的考慮要跟她交往,但無論怎樣,就是覺得和她不夠投緣,最終他們還是沒在一起。
然而他知道,大眼睛仍愛著,愛著他,只是不願再糾纏,放任濃厚的情意化做好多只信籤,幾千行的眷戀。
幾年後他出了社會,在朋友的介紹下認識了老媽,不久後就結婚了,
也不知道那女孩有沒有找到自己的歸屬。

故事的章節來到了最終,老爸又告訴我們,他的抽屜裡有一疊信,全是大眼睛寄來的。
即使遭受了拒絕,即使老爸就這樣老媽結婚了, 每逢佳節,她仍然寫信寄賀卡給他,只為了他偶爾會不好意思的回個信。
我們好奇的翻閱那些老舊的信件,想透過這些紙片,與那女孩眷戀的心遙遙交會。然後我們發現,那些信件中距離現在最近的日期只到1989年,也就是我出生的那年。
那一年爸媽搬了新家,帶著新生的我來到一個全新的環境。老爸說,搬家的事沒告訴她。
從此,逢年過節,寄卡片給他的只剩下XX人壽、汽車公司、公司合作的廠商等… 再也沒能接到大眼睛的信件,再也沒能感受到,那秀氣的字裡行間所傳遞的溫暖與思念。

說到這裡,我們不難發現老爸的歉疚。
我們都半開玩笑的罵他無情,居然這樣對待大眼睛, 那個愛得那麼深,對他那樣體貼的小個子女孩。
勉強不來的緣分,我們明白老爸的選擇並不是一種過錯。然而就在他拒絕了她,而她仍如此依戀多年後,老爸一聲不響的斷了連絡,就這樣悄悄消失。自大眼睛的世界再見,再也不見。

老爸對於我們的訕笑沒有多做回應,只是呆呆的看著落地窗外,銘黃色夕陽的光輝斜斜的穿透玻璃,在白色磁磚上構築出一幅幅懷舊的畫面。
「不要跟媽媽講…她不知道大眼睛的事。」彷彿隔了半世紀之久,老爸自喉間擠出了這句話,語調中帶著微苦的乾澀。
「嗯,我們知道。」我們答,看著老爸依舊呆呆的望著窗外,心中有股說不出的滋味。

從此,總在某些靜默的時刻,大眼睛的故事會隱隱約約的浮現,如同薔薇帶刺的藤蔓,在胸中無限蔓延。悶痛中,想起大眼睛投遞的、無人接收的信。也許三四封、五六封、十幾封、或是一個我想像不出的數字。它們被蓋上「投遞失敗」,帶著一股無可訴說的悵然被退回,回到那個女孩思念的原點。

那天,你莫名奇妙的對我說:
「妳人真好 真體貼」。
一開始,我感到很開心,因為我的付出成功地反應在你心中。
然而,就在那麼一瞬間,在我緊盯著螢幕上MSN的對話框時,
那個記憶硬是浮了出來,想起了老爸對那女孩的評語,
「溫柔開朗、體貼的好女孩。」
突然覺得不寒而慄,一股酸酸的感覺從鼻腔升了上來。
為了那個愛著老爸好多年的女孩(當然她現在肯定不是女孩了),
也為了自己茫然的未來。
即使知道她對自己的付出,老爸還是這樣離開了她,
連搬家也沒有知會一聲,至此斷了連絡。

知道你另外有喜歡的人,
也答應過你,會試著轉換感情,
就只做朋友,很好的朋友。
即使如此,我還是怎麼都放不下,
是對你溫柔的眷戀,也是對自己感情的堅持。
開始害怕,老爸好多年前留下的情帳,
就這樣要報復到他女兒身上。
被你誇說體貼,一點都不開心。

接近日落時分,新齋外頭的樹木在夕陽光中劇烈的搖動著。
今晚新竹的風,想必也很大吧?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http://reverylee.blog119.fc2.com/tb.php/22-b7b1080f


Powered by FC2 Blog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