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傾城之戀

呵呵!來貼一篇基礎寫作的作業--傾城之戀情節敘述

一封電報作為故事的引信,開啟一段傾城之戀,隨著咿咿啞啞的胡琴聲,蒼涼的故事娓娓道來……
為了是否回去弔唁死去的前夫,白流蘇與家人們起了爭執。他們說她是天生掃把星,怕她待在娘家敗了一切產業。而她說什麼也不願回到離開七八年的夫家,不願走在他人存心為她安排的路子上。然而,就在母親避重就輕的安慰聲中,她才發現自己最後的堡壘也失守了,白家再不是她容身之處。
就在此時,徐太太熱絡的為流蘇的妹子寶絡介紹夫家,對方雖然年紀大了些,卻是各家垂涎的。徐太太自然也替流蘇設想到了,為她找了個新故了太太的人,卻怎麼也比不上眾人對寶絡那門親事的關注。
然而,事情就在寶絡的相親會上出現的急轉,也給流蘇的命運預告了全然不同的結局。寶絡的相親對象,風流倜儻的范柳原,和流蘇而非她七妹擦出了火花。這事讓白公館上下忿忿難平,卻也對流蘇另眼相看。
之後,就在徐太太的穿針引線下,流蘇來到了香港,見到了范柳原,也在一次次相伴出遊中,悄悄地確認了彼此的感情。一堵望不見邊的牆下,他們想起了天荒地老,即使城傾國毀,還是留有那牆根底下遇見的真心。
在香港期間,柳原伴著流蘇到處玩遍了。經過了一些爭執與誤會,柳原就選擇在淺水灣旁的飯店、月光下的窗,用電話訴說自己的情意。那聲音和緩傳來,似夢似真,卻是流蘇心中迫切渴望的。只是她仍不認,不願遷就、任他擺佈。
於是流蘇選擇了離開,回到了白公館,自免不了言語。直到柳原一通簡短電報,又要將她從上海帶了去。這一次,流蘇是藥瓶,醫治相思。在知道所有的夢不是夢,而是握在手中的事實時,兩人終於放下了打的精刮的算盤,任野火花燒上身,跌到另一個昏沉沉的世界去。
之後,柳原去了英國,替流蘇弄了棟房留在香港。不久,炮聲卻轟隆響起。空氣中煙灰漫布,無情兵燹蔓延。流蘇在戰火中保住性命,終於盼到柳原帶她到淺水灣。一同在艱苦中度過的日子裡,兩人才發現,她只有他,他也只有她。
停戰後重回舊地,他們看到的是傾圮的城,仍有幾處燃著煙。物不是人亦非,不能語也不能流淚,前方的路只剩一條,就是一起活下去。兵荒馬亂的年代,仍有一種真摯的愛,足以令他們平凡的一路走過。
故事的最終,報上登出了兩人的結婚啟事,徐先生和徐太太都來道喜。流蘇再婚的驚人成就撼動了白家,然現在她已不怕非議。她是柳原名正言順的妻,在陷落的香港中,用全然的真心換得一段傾城傾國的愛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http://reverylee.blog119.fc2.com/tb.php/29-cfea4642


Powered by FC2 Blog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