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一條巷弄
一直記不起那條巷弄的名字。只記得當時,無論上課放學,不管遲到與否,我一定往那兒繞。
爸媽說,那條小巷子原本就沒有名字。而我知道它是有名字的,它告訴過我。

那是條不怎麼平順的巷子,而且十分狹窄。扣除一旁的建築與植物,能留予行人走路的空間實在不多。
一走進去,迎面便是個小陡坡,未鋪上水泥的黃土地帶著些許碎石,以凹凸不平的笑面迎接每個踏上的人。
夾道兩旁,首先是幾棵不知名的大樹。五棵、六棵、七棵、八棵,或是九棵十棵,總之是個我一直算不清的數字。它們的枝幹密密的交纏在一起,像是牽起手,合力造了個深色的傘蓋。陽光幾乎穿不透這層濃蔭,僅能在枝葉夾縫中找尋一些生存空間,稀稀疏疏的灑落些小光點,如上帝不小心遺落的珍珠般。
再往裡走,轉過幾個彎,狹窄的、不見光的景色突然海闊天空地一清,前方是個小小的、碧潭子。到不能再的湖水在陽光下閃耀著美麗的光芒,彷彿是童話故事裡才看的到的美景。繞著湖邊,可以見著幾幢低矮的磚房。原本該是紅色的屋頂爬滿了青苔,呈現另一種生意盎然的。一直記得左手邊數來第五棟磚房,屋子的主人是個駝背的老婆婆。她總是一個人坐在屋前的小竹椅上,面無表前的望著遠方。
一開始我總是不太敢接近她。然而有一次,我見到那婆婆手上拿了些亮亮的東西。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終於鼓足了勇氣朝她走去。走近了才發現,她手中的東西竟是玻璃彈珠。
婆婆見我走來,臉上難得露出了一些笑容。她問:「下課了喔?」我點點頭,盯著她手中的彈珠不放。婆婆顯然是發現了我的渴望,笑著塞了幾顆到我手中。我訝異的發現,婆婆那斑紋滿佈的雙手竟是那般溫暖。她說:「不能全部給妳喔!這是我孫女的東西。唉…他們可好久沒有回來了……」順手拉了另一張竹椅讓我坐下,我從婆婆口中知道了她的故事。
一家人住在這條巷弄內已是好久以前的事。幾代以來,他們在這裡建立了溫暖的家庭,對這條小巷情有獨鍾。然而從他兒子開始,不願再住在這過時的地方。他們到北部的城市追求自己的理想,在幾百里外建立自己的家庭,於是便很少回這兒了。
唯有逢年過節,兒子會帶著小孫女回來看看她,然後又開著轎車,載走一車屬於家庭的溫暖,遠遠離去。而那些彈珠是小孫女給婆婆的「壓歲錢」,要婆婆跟她一樣幸福快樂。說到這裡,我看到婆婆的臉上浮起一種溫暖的微笑,頓時像是年輕了幾十歲。於是,我便在私底下偷偷的叫她「彈珠婆婆」。

後來,我每次放學經過巷子都去找彈珠婆婆。她總會塞些可口的小零嘴給我,或是帶我走近碧的潭,就在岸邊的草叢隨便坐下,看著的不能在的美麗湖水,分享彼此的故事,就這樣不知耗去了多少個下午。而我卻樂此不彼,因為婆婆在說著那些故事時,平時面無表情的臉總會绽出和藹的笑容。而當我說著我的故事,或是從書上看來的,或是小女孩異想天開的夢,她總會稱讚我說的很棒,將來一定是個很棒的老師,這讓夢想著當老師的我感到十足的成就感。

上了國中之後,我因為跨區就讀,上下學都由爸媽開車接送。步行的日子少了,便很少往那小巷弄去。
起初還不時會想起那迎面而來的陡坡樹,老磚房內與我分享故事的彈珠婆婆,巷尾那潭水在陽光下閃耀。日子久了,那巷內的景色讓課業壓力蝕去了痕跡,漸漸消逝了。只餘下一些模模糊糊的影像,若有似無的纏繞腦海間。
然而在某些孤獨的時刻,仍有些過往的記憶會浮起,像是被水刷淡了色彩的布畫,以看不清邊框的面貌浮上眼前。但我很清楚,那個畫面是怎樣的色。生意盎然的,葉色清苔草湖水,每次想起,便能輕盈了一肩的壓力。

轉眼間又過了三年,我從國中到高中,又從高中畢業了。
得知自己錄取北部的大學,幾個月後便要離家的時候,我突然想是失去了些什麼,整天坐立難安。
一回到家,扔下了書包,便往那小巷跑。左轉右轉,往那小巷的方向我已記不清。然而彷彿有股熟悉的力量,引領我一路向前。霎時間,我像回到了從前,捧著玻璃彈珠欣喜不已的小女孩,丟下印有八比娃娃圖案的書包,沒有顧忌的狂奔。
我在一條現代化的街道前停下了腳步。
路上平整的鋪上了色水泥,街前不見樹蹤跡。然而我知道,那就是我所熟悉的那條巷弄。
帶著怯怯的心情走了進去。窄巷給巨大的工程機械拓了,兩旁的磚房也打掉,建成了隨處可見的水泥屋。再往內走,我才發現連那小小的潭也被填平了。立在那兒的,是一棟同別處一樣的公寓,彈珠婆婆的磚房自然也不見蹤影。
我知道,我記憶中那條巷弄,它美麗的青全消失了。現在放眼所見,是一種沒有生命的灰色,籠著暗霧,和其他大大小小的街道沒什麼分別。
霎時間,我想起了那小巷的名字。
爸媽說,那條小巷子原本就沒有名字。而我知道它是有名字的,它告訴過我。
「街」,那纏繞的樹告訴我,那駝背的彈珠婆婆告訴我,那盈盈的潭告訴我。
站在那原本該是小潭的公寓前,我怔怔的掉下淚,像是失去一個多年不見的老友,以後,以後的以後,也都不能相見了。

9641016李盈穎


<後記>
嗚啦啦啦啦啦啦啦~~~
我只能說限時寫作一直是我的死穴,我沒有時間修改錯字或很鳥的修辭,甚至連結尾都是草草的隨便了結。
真是悲哀.....我居然就這樣把這種東西交出去了!!!!!
沒時間沒時間沒時間啊啊啊啊~~~~

話說回來,清華的大競寫還真是與眾不同。
居然不用待在統一的教室,可以隨意找任何一個你爽的地方寫作,即使校外也可以。最妙的是,電腦打字居然是被允許的!!
雖然我非常喜歡拿筆寫字(真的)但為了修改方便以及留存檔案,我跑回了溫暖的宿舍,在電腦前打下這篇一條巷弄。
即使有很多不滿意的地方,我決定交出作品後便不再修改,保存這個難得的奇妙記憶。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http://reverylee.blog119.fc2.com/tb.php/38-e8b01837


Powered by FC2 Blog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