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稀稀落落的雨點打在鐵製的窗台上,像是試圖敲出某種旋律,滴滴答答的聲響時弱時輕。我懶洋洋的躺在床上,看著黃昏、微雨的窗外,銘黃色的光中有一種霧濛濛的灰,透過薄薄的窗簾,把整個房間染成了一片昏黃。我閉上眼,有些熟悉又陌生的聲響在耳畔響起,硬生生將我拉近記憶的漩渦中。
距離畢業典禮已經一個禮拜了,腦中卻還殘留著當時的感覺。是感傷?是不捨?或是滿心盼著美好的未來?一種似苦似甜、模糊不能辨別的滋味、絲絲纏繞。也許是有些不甘心吧?似乎才剛踏進高中校門不久,一紙畢業證書就要將我趕出校門。還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三年就像隻無頭蒼蠅般繞了幾圈。大大小小的考試佔有了我的生活,當我回過頭,已是要離開的時候,而那小小的校園,我竟似從未走遍。
「吾家有女初長成,一嫁就是九百人-」司儀的聲音在圍滿了紅色布幔的禮堂中響起,九百個黃花閨女,手中一人一罈女兒紅,正是出嫁時刻。該有片片鳳凰花瓣襯托離別之愁,然而同儕間似乎沒什麼人落淚,只有空氣間瀰漫著薄薄水氣。
「今年的鳳凰樹還是色的,就要畢業了呀!」我同其中一個新娘說。
「是啊!好快呀!三年就要過完了,不過我們還有一關要拼……唉!考生呦,苦命!哪像妳,基測和學測都一次OK,接下來可輕鬆了吧?」她說,撇了撇嘴。
「就只不過是…嫁得隨便點罷了,隨命運去玩吧!」我答道,也不知是不是真心話。
「哎呀…妳看!彩球吊上來了呀!」她叫著,大睜著眼注視著,一個大紅色的彩球被吊上了天花板,咻的一聲開了花,繽紛的碎紙片落了滿地。接著,一條長長的綵帶自打開的彩球展開。
「老娘我畢業了……這可真新潮!」驚奇的叫聲此起彼落,新娘們爭相唸出彩帶上的白色大字,為自己的三年做個見證。禮堂上亂成一團,新娘們相送、話別或拿起相機猛拍,為自己的三年做個見證。
「唉呀!畢業典禮這樣就結束啦?」她說,似乎有些失望。
「是呀,就這麼急著把我們嫁出去,嘿嘿!妳不用等我囉,我還有點是想做……」向幾個新娘揮揮手後,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收拾好行囊與不知從何說起的心情,步出禮堂。
灰濛濛的天空飄起了綿綿細雨,不一會兒又轉換成豆大的雨點,淅瀝嘩啦直落,毫不留情的打溼了當時的記憶。當時的、現在的、什麼時候的……我都快搞不清楚了……
倏地睜開眼,房內已從原本的昏黃轉為全然的灰暗。我懶洋洋的從床上站起,推開窗子。一股濕漉漉的涼風竄了進來,遙遠的天邊隱隱有雷聲輕吼。
「啊!雨又下大了!」我把雙手伸出窗外,感受水流在指間流竄那股奇異的冰涼。大雨瘋狂的演奏了幾分鐘的戲曲,又漸漸弱下。急至又急離,這陣大雨包覆了我三年的所有記憶,一股腦兒全帶了去。
今年的畢業季,自始自終是溼漉漉的;今年的鳳凰花,沒有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http://reverylee.blog119.fc2.com/tb.php/59-ddf65673


Powered by FC2 Blog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