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Novel

回家
城市僵冷的水泥風景一幕幕的從窗邊掠過,我將車窗開打了一條小縫,讓微風不斷的竄進窒悶的車廂。
火車在鐵軌上跑的飛快,鐵軌與輪軸間不時發出了鏘鏘的摩擦聲響-彷彿是回到了二十幾年前,剛畢業的我急著往台北發展,急著要開創屬於自己的一片天。那是屬於年輕時代,小夥子的熱情。在台北金融界打滾了那麼多年,這些熱情早已隨著時間的推移褪去色彩。然而現在的我仍有些急,急著回到位於台南縣七股鄉的老家去,探索一些存在於古老記憶中的美好事物。
刻意選擇了搭乘火車而非是駕駛我那朋馳愛馬,我想在這難得一次的回鄉之旅中,多感受一點屬於從前的情景。記不清到底多少年沒回老家了,很久很久了吧!只記得當年為了事業而打拼,雖然電話聯絡不曾斷,卻也不曾動過回鄉的念頭。阿娘總是體諒我無法回家的辛勞,只在電話的另一頭有些落寞的說:「若是比較有時,回來吃個飯。」
在佳里車站下了車,我決定用雙腳走回老家。嘿!你也許覺得佳里離七股鄉有些遠,但從前的我,可是天天走六公里路上下學的呢!
沿路的風景都已不是我記憶中的模樣,曾經赤足踏過的黃泥小徑全鋪上了柏油,從前處處可見的的紅瓦厝也幾乎全改建成了透天樓房。一股失落感莫名的湧上了心頭,但這些影像其實也在我的預料之中。早在電視新聞上看到了七股改建成觀光區這件事,小時從不曾在意的飯匙鳥、曬鹽田和養蚵人家,全成了觀光要點。我又向前加快了腳步,看著路標上的公里數不斷減少,臉上不禁堆滿笑容。想著阿娘站在門口用燦爛的笑容迎接我,而屋內早已滿溢了我最愛的鹹粿香氣。我回來了,我真的回來了!!
終於踏進了篤加村的土地,我遠遠的就望見了老家。一如沿途的所有事物,老家也從我所熟悉的三合院變成了兩層樓的洋房。至此,我卻有些怯步了。也許這就是所謂的「近鄉情更怯」吧?有些遲疑的走近家門,阿娘如我所料的站在門口。「阿昆仔,你回來了!」,她向我溫柔的招了招手。我卻愣了一愣,這是阿娘的手嗎?如此一雙佈滿斑痕與皺紋的手,是阿娘的手嗎?不是的,阿娘的手,是搖著我長大的慈愛之手,是做出好吃的甜粿、鹹粿、紅龜粿來滿足我口腹之欲的巧手…阿娘像是瞧出了我的疑惑,直將我拉進了家門。
屋內的確滿溢了鹹粿的香氣,「聞起來真好吃,經過了這麼多年,阿娘的手藝還是沒變。」我高興的說,阿娘回我:「你細漢時就愛吃這鹹粿,如果你能常常回來,我就常常做。」一股藏在心中多年的歉疚之情油然升起,我知道阿娘一直都沒變,而我卻從小時依戀在她身旁的小兒子,變成了一離家便不知返回的無情漢。阿娘看著沉默的我,又繼續道:「阿昆仔,我知影賺錢很重要,也知影你真有孝,攏會寄錢回來…阿昆仔,你也要知影,一個家需要的,不單單是錢,還需要你…需要你回來…」聽到阿娘這句話,我只覺鼻頭一酸,眼淚直要奪眶而出。

是啊,是啊!我忘記了這個「家」多久了?妻子老在勸我,偶爾放鬆自己一下,回老家看看阿娘。而我老是在找理由,說最近股市狀況糟的很,一不小心便要輸個精光,說這個月公司業績不好,上頭在加施壓力…就這樣日復一日,年復一年,越來越長的時間,而我和阿娘、和老家的距離越來越遠…想到這裡,我猛然的站起身,想抱抱阿娘,想親親那多年未曾見到的,刻滿了歲月之痕的臉頰-不知怎麼的,我撲了個空。踉蹌的站起身,我看見阿娘的輪廓越來越是模糊。「阿娘!阿娘!」我緊張得大聲呼叫,而阿娘的聲音形影卻彷彿離我越來越遠「阿昆仔,你可要記得常回家啊…」「等一下!阿娘-」我急著想拉住她衣袖的一角,那卻從我手中滑走。只有那句「你可要記得常回家啊…」仍迴盪在耳畔。「阿娘啊啊啊啊-」
自夢中驚醒,我有些吃力的睜開雙眼,市立醫院的天花板映入眼簾。妻子和女兒站在床前,眼睛都是一片紅腫。「臭爸爸!都叫你不要那麼忙了!結果你還…嚇死人家了啦!」女兒罵道,分不清她是淚是笑。妻子也道:「是啊,你這個人就是…」話語未完,我打斷了她。「等一下,阿娟,為什麼我在這裡?阿娘呢?她剛剛不是還握著我的手…」我看到妻子和女兒露出了不可置信的驚駭神情,「阿昆,你不要嚇我!」妻子哇一聲的哭倒在我床前,「阿娘已經去世三年了啊!」我只覺一陣天旋地轉,原來…一切是這樣…「昨晚你心臟病突然發作,醫生說你如果再不醒來可能會很危險,誰知道你一醒來又…」我輕輕撫了撫將頭埋在我胸前的妻子的肩,看著哭泣的女兒,「對不起,害妳們擔心了。」我輕聲卻真摯的說道。
想著我二十幾年來義無反顧的奮鬥打拼,為了是讓家人們過的更好,到頭來,卻換來了三個愛我的女人的落寞與傷心。阿娘一直在七股的鄉下等著,等著我回家去,再嚐一次她的手藝。妻子和女兒一直在台北的家中等著,等著我以一個丈夫,一個爸爸的身分回家,和他們聚一聚,聊一聊…
「等我出院,我們就回家吧!回七股老家再去掃一次阿娘的墓,順便來趟全家旅遊,去潟湖欣賞面琵鷺,去看看咱們七股的長白鹽山,去紅樹林抓招潮蟹…」我對著妻子說。「好棒好棒~把拔萬歲!!」女兒高興的跳了起來,在我臉上「啾」了一下。妻子卻露出了有些擔心的神色,「阿昆,啊你那些股票呢?公司最近不是說要裁員嗎?」我朝著她笑了笑。「錢,可以再賺;工作,可以再找。但是現在,我要真正的用心,好好陪我愧對了二十幾年的,我最愛的人。」妻子淚濕的臉龐綻放出了個如花般的笑靨,我彷彿自結婚典禮當天後就不曾看過她如此美麗的笑容。一切的一切,我彷彿都找到了最棒的注解。
回家啊!家,如此一個溫暖美麗的天堂。
而我,一個如此幸福的男人,擁有愛我的人,等待我回家去-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http://reverylee.blog119.fc2.com/tb.php/66-94cd21b1


Powered by FC2 Blog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